26日,一对养鱼夫妻来到本报,反映他们辛辛苦苦养的鱼被大雨冲走的烦心事。
他们告诉记者,25日上午,由于南昌持续下大雨,玉带河附近的鱼塘水位迅速上升,开始出现塘里的水向外倒溢。下午,鱼塘水位上升越来越快,塘里的鱼全都跑了出来,最后全部漂到玉带河里。他们作了初步估计,损失达上万斤鱼。
记者来到玉带河,果然看见许多鱼在河里游来游去,许多市民拿着鱼叉、鱼网、鱼篓等各种工具,在河里捞鱼。市民李某一天“收获”不小,捞了300多斤鱼,并在路上以大鱼2元/斤、小鱼1元/斤的低价向行人销售,仅剩15条鱼没卖掉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9年多前,他利用河边工程挖土留下的土坑建起了鱼塘。如今,河道筑坝清淤,又突遇大雨,鱼塘水位上涨,就要漫过塘堤,养殖户钱先生急坏了。&nbsp&nbsp&nbsp&nbsp钱先生是本市沙家浜镇唐北村养殖户,鱼塘在常台高速公路张家港大桥下,横泾塘附近,紧挨着一条自然河道,两者就靠一条土坝分割。&nbsp&nbsp&nbsp&nbsp8月8日上午,钱先生焦急地向市便民服务热线求助,因河道被堵,河水流不出去,加上前一晚一场大雨,鱼塘水漫,离塘堤就差十几厘米了。更让他着急的是,雨还在持续下,要是鱼塘里的水不能及时排出,塘水没过塘岸,那之前的辛苦就白费了。&nbsp&nbsp&nbsp&nbsp当天下午,记者在鱼塘边见到了钱先生的妻子。她和丈夫在此养鱼已有9年多,现在的鱼塘有大约10多亩水面,这些年从没有清过鱼塘,今年年初又投入了1万多尾青鱼、混鱼鱼苗,还有自行繁育的鳊鱼、鲫鱼等鱼苗,她估摸塘里的鱼总价在10万元左右。&nbsp&nbsp&nbsp&nbsp她说,河道一侧向北在附近绕个弯后流到横泾塘,另一侧往南流向唐市方向。因附近在筑坝清淤,河道被拦截了,流向唐市那侧的听说也被坝阻挡,这样一来,原本指望成为鱼塘排水场地的河道成了个大水塘,一场大雨过后,河水水面和鱼塘水位齐平,鱼塘里的水根本没法向外排,眼睁睁地看着塘水漫过塘边的河滩,差点将安放在河滩上的一台抛料机冲走。上涨的塘水还淹没了塘边一条田埂,一脚踩上去,水摸到小腿。&nbsp&nbsp&nbsp&nbsp她还说,这已经不是鱼塘第一次水漫。大约两年前,受台风影响,塘水漫过一次,那一次,她丈夫带人在河道流向唐市的方向找到了一条拦河坝,挖了3天,终于解了燃眉之急。希望这次村里能帮他们想想办法。&nbsp&nbsp&nbsp&nbsp记者随后从唐北村村委会了解到,鱼塘是当年建造常台高速公路时取土留下的坑,钱先生自行圈地做了鱼塘。最近河道靠鱼塘这一侧在筑坝清淤,唐市那一侧听钱先生说也不通畅,导致遇到大雨后,河水和塘水同步上涨。村里已经通知负责河道清淤的工程队,要求他们在拦河坝上挖出一条沟排水,降低河水水位,以便鱼塘及时排水。

记者&nbsp吴耀华&nbsp&nbsp
番禺榄核镇洴湄村鱼塘改造后有人冒名在竣工验收表上签字,为质量问题埋下伏笔&nbsp
“就是在这,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洞。”6月22日,广州市番禺区榄核镇洴湄村,养殖户周洪添带着南方农村报记者来到他承包的一口池塘边,指着塘基下方说。他下塘搬开堵在洞口的5个装满泥土的饲料袋,一个大洞赫然出现,目测直径约为60多厘米。
鱼塘塘基惊现大洞
6月22日,尽管已经距离事件5天,周洪添的妻子回想起当天的情景,仍然“心慌慌”。6月17日早上5点半,天刚蒙蒙亮,她从村里的家中来到鱼塘巡塘,顺便给看守池塘的丈夫带早餐。&nbsp&nbsp
“我当时发现池塘的水位很低,原以为他(周洪添)排了水。”围着池塘走了半圈后,突然发现,在靠近公用排水渠一端的塘基出现了一个大洞,水正不停地哗哗往外流,塘里的鱼挤着往洞里钻。&nbsp&nbsp
周妻当时就吓坏了,在惊恐之中,她什么都没想就立刻跳进池塘里,扒着泥土想把洞口堵住,可是徒劳无功。“塘里都不知道跑掉了多少鱼。”&nbsp&nbsp
在距离出事鱼塘30多米的小屋内,周洪添那时正在睡觉。当满身泥水的妻子把他拽到鱼塘边上时,他也傻眼了。“池塘面积15亩,原先2.5米深的水位下降了七八十厘米,排了那么多水,鱼不知道跑了多少。”周洪添看到鱼塘穿了这么大的洞,一时难以解决,就马上报了警,同时也电话告知镇农办和洴湄村的干部。&nbsp&nbsp
“这个洞应该是凌晨后出现的,他在夜里12点巡塘时还未发现异常情况。”事后,周洪添估计,塘水应该流了5个多小时。
养殖户损失3万多元
&nbsp&nbsp周洪添承包了洴湄村经济合作社三口池塘,现穿洞池塘养了大小不同规格的草鱼共计20000多条,此外塘内还混养了5000多条笋壳鱼、5000多尾塘鲺、120多条鳗鱼。&nbsp&nbsp
池塘出现的大洞的另一个洞口出现在塘基一侧,一条公共水渠底部,该水渠与一条河道相连。周洪添说,鱼顺着水渠已经跑到河里了。“在河里,不少村民都长期设置了刺网等捕捞工具,穿洞那天不少村民都抓了很多鱼。”&nbsp&nbsp
周洪添的邻居老郭说,当天他的刺网都抓到了50多斤鱼,其中主要是草鱼,如果不是有池塘的鱼跑出来,平时根本不会抓到这么多。由于与周洪添熟识且交情不错,老郭将规格小的草鱼挑出来放回周的池塘内。不过,这与众多村民捕获的鱼数量相比,“简直是九牛一毛。”&nbsp&nbsp
周洪添估计,这一次跑了三分之一的草鱼和大量的鲮鱼。按照他的计划,6月底将出售一批规格为2斤/条左右的草鱼。“价格、时间、数量都已经和别人定好了,没想到发生这种事情,到时都不知有没有足够的鱼卖给人家。”他初步估算,直接经济损失约为3万元。而且塘内的笋壳鱼、塘鲺、鳗鱼都已经达上市规格,如果这几种鱼跑得多,实际损失可能更大。
穿洞源自鱼塘遗留暗渠
&nbsp&nbsp周洪添表示,池塘出现的大洞,可能是前任塘主的排水暗渠。原来,在周洪添签合同承包鱼塘之前,洴湄村对村里的池塘曾进行过标准化整改。在他展示的《番禺区鱼塘标准化整治项目竣工表》显示,池塘整治的施工时间为2008年1月20日开始,4月10日竣工。&nbsp&nbsp
在这次整改中,池塘的塘基得到拓宽。周洪添说,塘基底部的宽度近10米。这么宽的塘基,照理说应该不会出现渗水漏水的事情;有可能池塘整改时,埋藏在塘基底部的排水暗渠没有被挖出来,而在拓宽塘基时,暗渠的洞口被泥土封住,从外观上看不出来。“封住暗渠洞口的泥土不够厚,经长时间的浸泡,泥层变得松软渗水,很容易就塌陷穿洞了。”&nbsp&nbsp
周洪添告诉记者,事发当天,当地派出所、镇农办、洴湄村的干部也都来到了现场,拍照取证。当时村干部在现场就表示,村里的其他池塘都存在类似的隐患。“在场的人都听到了。”&nbsp&nbsp
一位参与当年池塘整改工程验收的知情人士透露,2008年该村池塘改造竣工验收表上,有的验收人员的名字被冒签(详见《南方农村报》2009年6月19日第5版)。此举是否为鱼塘改造质量问题埋下伏笔?&nbsp&nbsp
周洪添认为,这次事故主要是因为村里发包的池塘存在质量问题,因此村里应该对此事负责,并对他的损失做出赔偿。&nbsp&nbsp
作为发包方的主要负责人,6月23日,洴湄村村小组组长彭带根表示,周洪添池塘出现的大洞,确实是因为池塘整改时施工方的疏忽造成的,但他认为,出现这样的结果并不是村里的责任。彭带根说,村里与周洪添签订的合同中规定,承包方对池塘的维护保修负责,因此村里对此事并不用负责,赔偿是不可能的。&nbsp

相关文章